拂一纸长情

2019-06-27 17:22:53 来源: 南京信息港

韶华僵着身子,一动不动的坐在桌前,也不去看夙墨霄的神情。■杂&志&虫■夙墨霄轻笑出声,一手端起茶壶,茶水混着茶叶顺着水流落入茶盏中,听闻褚公子常年染病,身子可还好?”韶华思量片刻,笑着回着:“有劳将军挂心了,早先家父遍访名医,如今身子已大好。”夙墨霄指尖轻轻摩挲着瓷杯边缘,收敛的眸子下不知在想着些什么,只听他淡淡开口:“哦?大好?褚公子言下之意就是还未好全?”韶华刚想说,身子已经好全了,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夙墨霄一句话给打断,“既然,褚公子身子不好,又跟着这一行人行军打仗委实不妥,军中之人皆是粗手粗脚,褚公子若是有什么事情难免照顾不周,既已经到了此处,再返回也不大可能,即日起就归我帐下吧。”韶华薄唇轻启,未待开口,夙墨霄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徒留下一阵清墨色的阴沉背影。刚过午时,待众将士吃完后,便不再作停留,整顿完车马,就要继续行军了。夙墨霄牵过小兵递过来的缰绳,翻身上马,看着韶华,向她伸出手来,韶华看了看递过来的手,又抬眼看了眼夙墨霄,见他眸中全是笑意,微微愣了愣神,暗讽一句夙墨霄的性情不定,缓缓将手放在了夙墨霄的手心,借力上了马。旁边的汐儿刚想去拦,却被齐风挡了路,“哎,林汐,褚时不带着你,你便跟着我吧,走。”说着便翻身上马,顺带着把林汐也给捎了上去。林汐刚转过头来便感觉身子一轻,一阵眩晕便到了马上,还没缓过劲来,齐风驾着马就飞奔而去。迎着微醺的日光,一众人马离开了村庄,夙墨霄与韶华在前方走着不平的小道,“路程泥泞,骑马过于颠坡,明日我便叫他们帮你寻一处马车。”韶华忙回道:“不必了,我是跟着行军打仗的,坐着马车也会拖累行军的步伐。”夙墨霄叹息一声,浅笑“无碍,骑马劳累,要是累病了,才真是拖了行军的步伐。”韶华不语。知晓夙墨霄的性子便也任由着他去了。夙墨霄停了一会,又道:“公主的胆子倒是不小,军中皆是粗犷之人,你在他们其中还是多有不便的,为何不告诉我?”韶华瞄了一眼夙墨霄,轻咳一声,“有汐儿为我打掩护,都还好。”夙墨霄到没有想要就此作罢,接着问着,“为何跟来,你可知此行不是儿戏?”韶华没有出声,也不看夙墨霄。夙墨霄见韶华不作答,便也不再多问,二人皆闭口不言,直至到了夜半时分,行军的队伍才停了下来,在林间旷地上支起了帐篷。——主营中韶华大致看了一眼营帐中的摆设,问了句,“汐儿呢?”夙墨霄出声回道:“我已经命人安排妥当,你不必担忧。床榻在帘后你自行去休息吧。”韶华随着夙墨霄的声音找到了在青蓝色帘帐之后的宽大床榻,转头又问夙墨霄:“那你呢?”夙墨霄径自走向檀木制成的长桌前坐下,随手摊开了一卷地图,“我今夜不睡,塌上有我命人给你准备的衣服,总是穿行军的衣服于你来说太厚重。”韶华默了默,看了眼旁边还有一张塌,便也没再说什么。是夜,林间的夜晚格外寂静,帐外时不时传来几声虫鸣,帐内微红的烛火透过青蓝色的帘子微微映射进帘内,隐隐还能看见伏在案前看军事地图的身姿,随着烛影摇曳在黑夜中。——第二日天刚亮,就见主营外,一个穿着便衣的男子轻轻踱步在旁边来回地走着,身旁还跟着一个相比较之下高出了许多的穿着盔甲的男子。未等林汐走两步,齐风就不耐烦的一柃林汐的衣领把她给拽了回来,林汐挥着手叫嚷着:“你干嘛呀!我要去找我家主子!”齐风满不在意地回着:“再去找你家主子也不能擅闯主营,小心被门前的人逮着了吃不了兜着走。”——营内帐外嘈杂,声音隐隐约约地传到营中。韶华穿着一身紫色便装刚从帘内出来,拨开帘子瞧了瞧外面,问着仍旧坐在案前的人:“是,汐儿吧。”夙墨霄抬眼看了一下韶华,又望了望帐外,微微颔首“应当是的。除了她也没有人会在帐外如此了。”韶华盯着夙墨霄看了会儿,见他神色自若,倒是丝毫没有彻夜不眠的疲惫,兀自摇了摇头,“那我去外面看看。”说完不等夙墨霄回话,掀开帘帐走了出去。刚出帐外就见林汐倏地跑了过来,围着韶华转,“主子你没事吧?”齐风赶忙上前把林汐拉了过来,“你们主子能有什么事。”林汐一直不放心地盯着韶华,见她摇了摇头,才没有过多追问,眼神一直盯着韶华左右打量。韶华看了看四周,参差不齐地散落着营帐,问齐风道:“此处临近战场了吧。”齐风抬眼瞟向四周,嘴角一挑,“那倒没有,此处距敌营相距甚远,不过褚兄不必太过忧心,此仗敌我相差悬殊,肯定必胜无疑。”说罢,爽朗的笑出了声。韶华却没有因为齐风地这句话而放松警惕,柳眉紧锁,不似有一丝轻松之意。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河源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石家庄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昭通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