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麦爸麦妈麦兜北上正是香港现状

2018-11-05 10:09:39

麦爸麦妈:麦兜北上正是香港现状

550)this.width=550" />麦妈麦家碧与麦兜 有麦兜的地方经常能看到麦家碧,而麦爸谢立文还是一贯的神秘。 在香港漫画界,谢立文、麦家碧夫妇是与众不同的一对组合。拿到教育和电脑双学位的悉尼大学才子谢立文和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平面设计专业的麦家碧,两人一起创办了《黄巴士》杂志、《黄布丁》杂志以及与**合办的《麻雀仔》杂志。有别于香港主流的武侠、古惑仔等漫画,谢、麦组合创作的漫画不仅形象上更容易为不同年龄层的人接受,更多了一些生活化的故事情节。而麦兜的粉红色卡通猪形象,如今已经成为着名的品牌。 麦兜系列电影的第四部《麦兜响当当》将于7月24日上映,麦爸麦妈日前接受了本报专访,讲述了麦兜自诞生到成长的创作历程。 故事 麦兜还是那个麦兜 新京报:麦兜现在出来第四部电影了,你喜欢那一部? 麦家碧:就是这部《麦兜响当当》。因为这是我参与多、花费时间也多的一部,有很多心血在里面。 谢立文:仅制作《清明上河图》的实景演绎就花费了一年时间,整部电影从筹备到完成花费了三年,是麦兜系列做得久的一部。 新京报:这次让麦兜走出香港,很多人会担心麦兜所承载的香港本土性的缺失。 谢立文:其实麦兜一直以来的主题就是无论你做什么,重要的就是做回自己。所以说无论麦兜走到那里,麦兜还是那个麦兜。麦太太带麦兜来内地也是希望麦兜会有些转变,但是麦兜本身的性格并没有变。 麦家碧:其实现在香港人很多都选择北上,这也是目前香港的现状。 童话 想在成人世界里发现麦兜 新京报:麦兜的形象很可爱,但是这却是一部成人童话。 谢立文:因为麦兜的天真可爱,所以每个小孩子都是麦兜,但是长大以后就不可能都成为麦兜。我想在成人的世界里发现麦兜,这个也是创作中困难的,我们其实关心的并不是简单的香港不香港。比如说“鱼丸粗面”,这可以是生活笑话,可以是逻辑笑话,同时它还是一个哲理故事:你永远跟给你东西的人处在交错的位置上。以这个为主题,我也可以写一首精致的诗,或是一个很悲惨的故事,让它一点都不好笑,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你想要笑话还是悲剧。 新京报:你选择了笑话。 谢立文:我喜欢把两者交集在一起。如果将来我要写一个大悲剧,我希望观众从头笑到尾,但很惨。这可能也是中国文人的特质:哀而不怨。 麦家碧:其实现在的小孩子很现实,我觉得麦兜在孩子的世界里是不受欢迎的,因为我很少听到孩子说喜欢麦兜,他们喜欢的也许仅仅是麦兜的形象。但麦兜反倒在成人世界很受欢迎。 品牌 与商业平衡 新京报:是先有故事还是先有画? 麦家碧:先有的故事。其实我在画之前没有见过真的猪,一开始我画的是一只乳猪仔,小眼睛、小手、小脚。但后来猪仔要上学校啦,要去旅行啦,有了很多活动,可能它需要把一只手搭到同学的肩膀上,所以小猪的手脚就长出来了。渐渐地,小猪更人化了。因为我喜欢粉红色,所以就让麦兜也是粉红色。 新京报:当麦兜成为一个品牌之后,会不会在创作上受到商业的束缚? 谢立文:其实品牌并不一定都有故事,像Hello Kitty就没有故事。但当它开始成为一个品牌,我也开始有了矛盾,一方面我想让麦兜的童话再深刻一些,但又不能让它太复杂。虽然我很想通过麦兜去传达自己的想法,但是我无法控制别人将麦兜作为一种载体对它赋予的别样意义。我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在这两者之间找到平衡。

手机捕鱼代理怎么样
广州钢结构搭建
扎口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