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斯坦福创业课Airbnb的闪电式扩张案例

2019-03-10 23:36:01

虎嗅注:本文是Reid Hoffman 和 Airbnb的创始人兼CEO Brian Chesky 的对话,讲Airbnb的屌丝逆袭的成长故事,用平凡人的语言描述真实场景,提到初期窘迫,设计思想,企业文化,政府关系,巴黎恐怖袭击。

本文首发自公共帐号董老师在硅谷 (donglaoshi-123),作者 董飞。

Reid Hoffman:Airbnb的早期故事,你怎么想到idea和成立的故事?

Brian Chesky:很多人认为Airbnb是个烂的但还能成功的主意。在Airbnb之前我就跟很多技术宅男创业不同,因为我去罗德岛设计学院学习工业设计。

长大后,我从没想过当企业家,事实上我从未听过谁当企业家。我离创业近的就知道我老家 Bob of Bob 比萨店。我父母都是社会工作者,当我告诉他们我去的艺术学校,他们认为我肯定回老家。我父母总说要是我得到一份工作,那肯定是卖医疗保险的。

去了罗德艺术学院对我影响很大。我之前被教导就是如何向前看,做一些常规的事。要是越界做事会请去教导主任办公室喝茶。但在这个学校,他们告诉你因为你是设计师,你可以改变事情,这样我可以走出来,做一些我想要的任何改变。

毕业后,我得到一份工作。我的一个好朋友Joe苦口婆心劝我放下工作去旧金山创业。世界这么大,我们想去看看。也不知道做啥,但就是想去做点什么。我告诉室友我准备走了,他们都认为我疯了。

那时我就1000刀的银行存款,当我2007年到旧金山市,得知租房要1200刀,没钱付房租就已经破产了。同时,当时有个国际设计大会,而周边的酒店早就抢光了。我们就想这些设计师来开会总要找地方住-我们又没钱-如果我们创造一个“床+早餐”,

斯坦福创业课Airbnb的闪电式扩张案例

就为了设计大会的。但问题是我们压根没有床-只有3个充气床。这就命名为“空气床+早餐”,我们个站就是。就用这个方式出租给了3人并且认为是个很酷很有趣的方法去赚钱。当这三个人跟我们住的时候,我意识到友情-以前要多年才能产生现在因为住在你家就可以几天做到。

你在现实生活中不会这么快了解一个人,建立牢固感情得很长时间。有个宾客后来还邀请我去参加他的婚礼,因为那次旅行改变了他的人生历程。我们并没有认为这种“空气床+早餐”能做大。后来还做了另一个产品-寻找室友的工具。我们在上面花了4个月,后来发现是什么鬼?它已经做了这个服务,我的内心是奔溃的,白白浪费了多少时间。

当我圣诞节回家时候,我父母围观我干啥-我不想说我没工作,我就说是企业家。这时我发现作为企业家和失业就是叫法不同而已。我就告诉他们“空气床+早餐”,当更深入思考这个idea之后,我决定回头去做这件事。我们为了SXSW 2008大会准备了air bed。而在整个SXSW中有两个顾客,我就是其中之一,也是醉了。

Reid Hoffman:我到现在才知道你还做了室友搜索产品,在我1997年作的个公司socialnete中,也有类似功能。

Brian Chesky:搞笑的是当时不认为“空气床+早餐”能做大。我们认为这仅仅可以来付房租直到想到其他可以做大的。我学到的是,伟大的Idea一开始听起来很傻。我总是听说如果你的主意有任何好的,你去分享都没问题,因为大家都忽视了。很多idea来自于你解决你自己的问题,不是改变人生的那种,但可能变成改变人生。

Reid Hoffman:你能分享早期上线后,怎样保持前进的?

Brian Chesky: 其实我们上线很多次的,如果你上线也没人关注,你可以再上一次。当时就经历好几次。

次是设计大会上,就3个人用了“空气床+早餐”,我们上了第二次没人注意,然后在SXSW大会上了第三次。这次没有任何支付系统,你必须睡在气垫床上,我们要求房主提供空气床,你还不能躺在真实床上。当时遇到一个在伦敦的顾客有这样需求,但他不是为了参会,为什么必须为会议提供呢?还有人需要订一个真实的床-为什么一定要是空气床?我们终把这两个约束取消。

另一个我们不一样看待的是支付-希望顾客能够直接预订和通过我们付款给房东。我们可能是个这么做的。我们看看ebay和Etsy,他们都做的比我们早,但他们都是需要通过Paypal来付费。

尝试自己做支付这个疯狂想法吓到我们。让大家直接向他人支付并建立人人之间的信用系统,这太脑残了但必须要做。在2008年夏天,我们完成了Airbnb的个版本,让你去订其他人的家-也在3次点击内。我们从乔爷爷创造ipod获取灵感--设计一首歌的操作只有三次点击。我们设计Airbnb的三次点击去得到付费的预订。我们站的主页,搜索,评价和支付--大多数核心功能现在还是。这次产品发布后,我们被引荐了15个天使投资-希望融15万美金作为150万的估值。结果太坑爹了,七个投资人从来没答复,8个答了,其中四个说,不符合他们的主题,一个说不喜欢这个市场,还有三个留下来。

其中一个Mike Maples,我们上线后信心爆棚,决定不需要准备PPT,就给他看站。但我们图样图森破了,那天上了Techcrunch就把整个站搞挂了。真是人艰不拆,在路演中又没PPT,站又挂了,等了一个小时非常尴尬,投资人就说呵呵了。这是我学到的总要准备个PPT以防万一。

我们创建公司的时候把信用卡放在手边,当时Joe和我总共有3w的信用额度。这时候希望渺茫,总有个巨大挑战在前面-鸡跟蛋的问题,我们怎么去同时获取房东和租客。还有额外问题,不能就一个城市。我们知道需要一些媒体报道才能同时得到房东和租客。希望通过一些重大事件,比如 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 (DNC),在2008年有8万人要来,而在丹佛总共才27000个房间,我们看中这是个巨大机会。

我们联系了CNN,NYT,告诉他们Airbnb做的事,他们回答“不可能,人们不愿意睡在别人的床上”,我们联系当地报纸他们也被忽略了。我们对他们宣传绝望了,就开始找本地的小博客。我们做的思路是,人们可以Google DNC,就看到一个关于我们的故事,本地的报纸报道博客怎么说的,国家报纸报道当地报纸怎么说的。我们喜大普奔在DNC中终于有了80个预订。然并卵,DNC之后就没生意了,我们才进入一年,负债累累,每个投资人都说不,上线了3次,有报道,却很迷茫。当时真是感觉不会在爱了。

在一个绝望的深夜,我们想如果空气床不行的话,或许可以卖早餐。我们在想出总统选举主题的麦片,说服生产商去为我们做麦片。因为没钱付他们,他说可以根据销售来提成。我们打包了1000个麦片,编上号,以40刀一盒去卖,卖了价值30000刀的麦片,这是为什么我们把“成为一个麦片企业家”口号的来源。

2008年11月我们快放弃治疗了,就是没办法成功或者少了些天赋,我们想静静。有人建议我们去YCombinator,我说“但我们已经上线了啊”,他们回答“天了噜,你们都快死了,申请YC也是救命稻草啊”。 然后就遇到Paul Graham,他觉得这个主意太差了,他说“哪个蛋疼会睡空气床吗,他们脑子进水了吗?”我告诉他麦片的故事,他告诉我们“如果你们能说服人去买麦片,你们可以说服人们去租空气床”。他觉得我们是创业公司的打不死的小强(cockroaches),为了生存可以做一切。

Reid Hoffman: 但YC并没有让你们数字改变,什么改变了你们公司命运?

Brian Chesky: YC有两件事情帮助了很多。

1- YC为我们建立一种为Airbnb全力以赴共存亡的方式,之前我们总是有其他事情要做,生活是创业的敌人。PG总是说创业公司不是死了而是凋谢。当我们住在一起,8点起床,12点睡觉,当中都是工作,没有其他的!我们做了整整四个月,全身心放在Airbnb上。

2 - PG给我们路线很多指导。重要建议就是有100人爱我们 好过 100w人喜欢我们。 硅谷问题是当你做app你总是期望app病毒增长去达到百万级用户。这是不好的想法,时一开始让100人爱上它。没有办法让100万人在Airbnb上,但我们可以做到100人热爱我们。这是我们准备去做非扩张的事情。让100人爱上你也很难的-让人去喜欢你很容易。

在YC,我们从山景城到纽约,去见每一个房主。我们住在每一个房主家并写上个评论。我们还帮他们拍照片因为那时候iphone没出来,很难将照片传到电脑中。我们问房东“如果有个按钮,你点了一个摄影师就上门来拍照片?”房主都爱这个主意,于是我从朋友那借了照相机。房主看到创始人还是摄影师都吓尿了,但说明我们很走心呢。如果你能让一个人爱上你,可以一个接一个地来,关键是怎么扩张。从100人热爱到-让100w人从喜欢到热爱。

在YC的,PG告诉我们必须要盈利,因为2009年红杉资本发布一个好日子不多(cash is king)的演讲,警告经济危机对风险投资市场的影响。PG 警告说在DEMO day也许就没有投资人,你能想象吗?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我们需要延迟或者对盈利要有计划,这样融资就不需要了。我们还是足够的运气从红杉拿到60w美金的融资。

Reid Hoffman: 当你们在纽约做的不错时候,怎么转移到其他城市的?

Brian Chesky: 每个人总喜欢说有络效应,当我们房主是纽约的,但顾客来自全世界,这跟其他的市场不同,比如UBER就是供需来自同一个城市。纽约的顾客回去后可以变成房主,然后遍布全世界。早期目标在一些事件中:DNC,总统就任,音乐节,世界杯,奥运会。事件和PR是我们早期宣传的动力。我们也做了一次点击就发布的 Craigslist集成,房东可以发布他们的列表到craigslist可以方便扩散。

我们使用Google广告但主要靠口头传播和PR。我们没有做很多合作伙伴商。作为创业公司,合作伙伴可能因为太多条文而不成。我们发现在媒体上主意越荒谬,故事越有传播性。当我们去新的城市,去花时间在教育新房主,定期组织聚会去催生市场。在旧金山,见创始人没什么稀奇,但在小城市,大多数人从没见过他们使用的产品的创始人,这是非常新鲜的。我去很多城市旅行,我们的房主非常兴奋的见我们并告诉他们的朋友。我们跟踪了一些数据发现当他们面对面见我们,活跃度更高。总之就是搭建一个社区。

Reid Hoffman: 这是个很好的启动故事,那Airbnb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呢?举例子,Aibnb注重设计,有7星的设计理论?

Brian Chesky: 顾客目前的评分体系是5分。但5分的话你就是非常难才到4分。到达5分仅仅是足够好,我们希望打造一个产品你是如此热爱还告诉别人。旅行有这个潜力去改变你的人生-我遇到旅行中的人确实改变我。在Airbnb,有顾客联系公司并要求6星加入到评分体系。下面是我们想到的超越5分的有钱任性方案:

5分服务- 你离开机场,去airbnb,你的房主在家等你开门。比这差一点,比如房东迟到了(4星),差1星就是永不出现。

6星服务-上面所有+你的房东去机场接你。

7星服务-上面所有+豪华轿车在机场等你,里面早就准备好你的薯片和椰汁。

8星服务-当你到达机场,有个盛大游行迎接你的到来。

9星服务-当你跨下飞机悬梯,有5000个尖叫粉丝举着你的牌子恭候你的到来。这称之 甲壳虫之来访逼格。

10星服务 - 我可以往上到30星,10星意味着当你到来时,一辆印着你名字的特斯拉等候你。而司机是Elon Musk(上图),Elon哥带你装B带你飞:)

这是夸张描述的,但意思是你需要找到100个热爱你的-5星是人们期待的。对于热爱你的人,你需要做比他们期待更多的。我们经常去模拟这些场景,当你到达10个星,6星就不再恐怖了。这种练习可以经常在公司做。比如我们对面试体验做了故事场景的编排,想到如何做到7星体验。

Reid Hoffman: 7星服务确实挺有趣的,并且不仅仅是站或者APP-你是讨论整个体验?

Brian Chesky: 产品就是你顾客购买的。你的产品可以是个APP但我们顾客来说可能是买个房。他们不仅仅是买host,是说在新城市中的全部体验。我认为这是O2O的生意,这也是互联的下一波。互联开始把东西放到线上,在把东西连接起来,这样互联回归到真实世界。当我们讲Airbnb体验,就画出全部体验的每一格,不仅仅是产品的线上部分。

Reid Hoffman: Airbnb也把design thinking应用到文化甚至办公室中,你怎么解读?

Brian Chesky: 我把自己当成设计者的。乔布斯说过“设计不仅外表看起来是,感觉是,而且如何工作也要是”你可以认为一切都是设计的。你可以设计一个产品,一个公司,一个组织,一幢楼。当你意识到你可以设计一切-你可以跳出盒子思考-你来重新发明一切。

我们就开始脑洞大开,想的是办公室设计。Airbnb是关于世界上所有的房屋空间-我们想要办公室与众不同。人们在办公室时间比在家还多,我们希望让他们开心。办公室也是我们的比较优势。在早期办公室中,当你走近大厅,你发现墙上贴着所有Airbnb的家庭照片。我想到一种比照片更好的方式,当我路过家具店,洗浴房地板在晚上很夺目。我想到当我们在浴室开会很酷,第二天就在那个家具店中的浴室开会,真的挺开心。

我就想要是我们所有的会议室通过站上的公寓来装饰。我们就打给房主征求他们的同意,他们都很震惊并喜欢它。我们现在有上万不在Airbnb工作的人,他们会飞到我们这来参观公司。所以办公室就是招聘时的亮点。这是一个设计如何应用的例子。

Reid Hoffman: 在早期,你花了一年时间住在Airbnb家里,真是碉堡了,为啥这么做?

Brian Chesky: 这是有些意外,当我启动Airbnb是在公寓里。我不想搬进办公空间,于是我们就把家办成工作室。当我们有15人,在3个卧室的公寓里就没有空间了,然后就把卧室变成会议室。我去Craigslist去看新的房子,我就问自己,为啥这么做?我应该用Airbnb。我认为这是测试产品的好玩方式。开始计划是一周后来变成一年。这给团队传达信息是Airbnb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种召唤。有强烈的文化就是当你相信你所做的。这不是一个站,一个APP,一个系统,而是建立一个使命。创立新的世界,这只有你住在你产品里面才有可能。

Reid Hoffman: 除了你设立榜样和设计办公室,还有那些你来设计文化的?

Brian Chesky: 我认为文化是一种做事的共同方式。没有好的或者坏的文化,但有弱和强文化之分。我希望有强文化,一个分享的使命,一种分享的做事方式。文化的很大一部分是招聘,你希望跟谁一起长时间共事,如何去除不符合文化的人。我早期是面试每个人的,直到200人。我的团队跪求我别这样了,因为这没法扩张。现在在招聘过程中,除了功能技术面试,我们还让每个人面试文化部分。两轮独立面试者测试6个核心价值。其中一个是“做一个主人”-热情好客帮助别人。通过一些问题来测试并查看他的背景。

Reid Hoffman: 当你到一定规模,仍然去坚持文化的?

Brian Chesky: 我跟以前一样做很多文化相关活动,我会让一些人代表我去做。我以前做所有的面试,现在我去选面试官,建立内部循环去培养面试官。我以前跟每个新员工one-on-one,现在是周会,也为国际招募录制视频。我也在每晚给整个公司写信。不是什么战术email而是有一些想法驱动。在规模化时候你需要持续去做重复事情。规模化的文化就是不断重复-重复那些重要相关的东西。

Reid Hoffman: 对于规模化的挑战,什么东西你需要变,你也需要学习?

Brian Chesky: 招聘和管理是对规模化更重要。当你开始时,定义身边每个人不是重要的,在产品市场定位前,每个人做任何事。在产品定位之后,我做少一些,而集中在招聘,战略和文化。我在Airbnb之前从未管理其他人,也不知道怎么管,特别是比你年长的这是很奇怪。当你开始创业时,数据不是重要的;规模化之后,你需要学习如何从直觉到数据驱动。在市场定位之前,数据体现在人与人之间的交互,而重要是不能死,你不能规划2周之外的事情。而市场定位后期,你可以想的更长远,你需要计划,路线图,战略。

Reid Hoffman: 我们经常发现这个阶段的做法到下个阶段不管用了,你从非常短期的聚焦,事必躬亲到有一年规划和管理层,决策层的转变。

Brian Chesky: 很多人问我Airbnb的成立故事。人们认为我就是有个idea然后就开始让它发生,而掩盖了创业公司的其他阶段。当进入到2,3,4,5阶段,其实比1更复杂。第1阶段很容易-解决你的一个问题,找到100热爱你产品的,找到好的合伙人。这些都不是很复杂大家也能从别的书学到。但之后的事情可能就没记录了。我可以走出去去问其他大公司的CEO,但风险是他们可能说的是错的-或者在我的条件下不成立。

有个CEO告诉我每6个月如果你保持你的工作就是一个升职,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作为高速成长公司的CEO,你需要每6个月去完成全新的工作。这就像你要从专业的橄榄球选手到棍球选手,每个阶段就是完全不同的运动。从你创办公司到增长到1000人的这种例子非常少。你需要在每个阶段变的非常不同。现在演讲和写作时我的主要工具-在早期我们就围着桌子一些人。突然这些技能开始改变你还要适应。我自己看到并知道哪些人能做到和不能的。两个品质在其中很重要:智力、好奇心。

如果你认为你知道一切,你是不能做大的。我就知道我不知道,厚脸皮去得到反馈,。我记得毕加索说过,“我花了四年画的像Raphael,但花一生的时间画的像婴儿。”

Reid Hoffman: 我称之为“永远的学习者”。次我们见面时候,Brian就问我,我怎么才能做的更好?这是次有人见面问这一问题。对于竞争,Airbnb如何竞争和面对国际化挑战?

Brian Chesky: 阶段是活下去。不死就能够撑到下一个。第二阶段是救火。到处都是问题你需要去马上解决。第三阶段是其他人看到你做的,其他公司想复制和摧毁你。外部的威胁是竞争者和政府。

当我们开始起色就被Samwer brother抄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当时火的公司是Groupon,增长快的互联公司。他们增长那么快也是因为买了欧洲的Airbnb克隆版,Samwer Brothers。这是我们需要去战斗的,我们当时从Greylock Partners融了700w美金,在2011年,Samwer brothers融资9000w,招了400人(Airbnb那时候才40人),开了20个办公室,也是挺拼的。Airbnb不能承担失去欧洲的代价,因为作为旅游站需要覆盖全。这到了“下赌公司命运”的时候了,Samwer Brothers给Airbnb提了收购提案,希望Airbnb买下它,但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财务和文化成本。

我去向一些聪明的人咨询,包括Mark Zuckerberg, Andrew Mason, Paul Graham, Reid. Andrew警告说Samwer brothers是无底线的,细思恐极会做任何杀掉我们的事情。Mark说不要买因为是的产品会赢。Paul说他们唯利是图,我们是理想主义,通常后者赢。我们思考,虽然Samwer brothers 是克隆的,但他们不想长期去运行公司,我们承认他们也许一年内能很快行动,但十年还是很难去维持。Airbnb是为了长期目标,它也会让Samwer brothers “且行且珍惜”。Airbnb因为更好社区和产品赢得了战役,也因为这个,我们能快速搭建欧洲团队-在3个月开了10个办公室,招了100人,公司的效率大幅提升。一年后,Airbnb是明显的胜利者。

Reid Hoffman: 公司必须闪电式扩张的一个原因是由于竞争。

Brian Chesky: Samwer Brothers给我的礼物是Airbnb能更快增长。我们从美国公司成长到国际化就一年时间。

Reid Hoffman: 另一个触发器是政府。你们怎么面对的挑战的?

Brian Chesky: 这个问题就像你好好在街上走就日了狗了被人揍。你都不知道从哪来的。Samwer Brothers是个,政府是第二个。

在2010 纽约通过法律,房东可以把房子转化成旅店。我问了无穷次这个法案对Airbnb的影响,总是说没事。几年后我们收到纽约市的律师团传唤,说我们涉及违法,他们要求看所有顾客的数据试图找到破坏纽约市租赁合同,还是挺毁三观的。律师是那种让人不明觉厉的人,特别是纽约市的有权威,能把人送进大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律师团斗争,但他们就是要去扫描我们用户数据。在他们想知道我们是否违法之前,不想让他们得逞,就主动挑战他们并且赢了官司。

Reid Hoffman: 创业公司如何做好政府关系?

Brian Chesky: 我们的直觉是抵抗,在2010年,我们进入政治角斗。后来涨姿势了,意识到这种不是正确的方式。我们是让人民住在一起的公司-这种斗争不大好。就开始通过友好合作而不是斗争。我之前信念是如果人们不喜欢我,我不会跟他们聊。但我学会跟每个憎恨我的人见面,因为你会恨的少些如果你有机会了解我。我们继续举行听证会,邀请所有憎恨Airbnb的,并解释我们的故事。几个月之后,这种情况大大减少因为大家理解了我们。我们开始跟参议员,政治家定期会晤,居然有了旧金山的选举权。因为我们是现实世界的真实生意,我需要学的好多。这种让百万人居住在全球各地陌生人家里是很大的,这要保护他们安全,很少有公司面对这么多麻烦。这些挑战不会停止,我们能做的事情时如何更快学习新事物。

Reid Hoffman: 对于这次巴黎恐怖袭击,Airbnb团队怎么处理的?

Brian Chesky: 这是件非常悲伤的事情。在11月日,我们刚好在巴黎举行Airbnb Open的第三年庆典活动。这是传统的年会,我们邀请世界各地的人的我们员工和房主。今年,我们有640个员工,5000个房主。除此之外,我的父母,女友,姐姐,这些都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人都在。刚过了2天,那时我完成了主题演讲,准备休息并庆祝成功。我们主办了晚宴和前40个员工一起庆祝,这时候我的开始报警震动。我很快看说在餐馆有袭击,我们继续但也继续震动,这次是在巴黎剧院有100人质事件,然后是巴黎体育馆发生炸弹爆炸。当我们举办庆祝活动,这个城市先后1小时发生7次袭击-特别是我们员工和房东正在巴黎访问的晚上。我们感受到害怕,觉得可能有更多袭击并且到处都有可能。而且我们有个员工就在剧场旁边,看到人质夺命奔跑,之前就是人质杀害。我们团队也有在体育场和大家惊慌失措逃命。

这是我从未处理的情况。我们马上召集安全负责人去搭建远程指挥中心。我在的房子有2个卧室,总有50人,利用浴室和其他可能的空间躲藏。我们被告知可能失去络,就快速为员工和房主点名,去联系和email每一个人,看他们是否安全。下一步就联系当地政府,联邦政府,和我们在巴黎的房主(300人)去开放我们的家,为了需要安全的人们。取消了会议,联系了员工的家人,保证人人有安全的航班回家,并尽我们全力去慷慨支持我们的员工和房主。我从来没对待像这样的紧急情况。

整个经历提醒了我这种感。Airbnb有一千员工,十万房主,一百万的客人,他们的生命依靠我们,这种感是真实的。这是我们亲身经历过的也体会到生命的卑微。

观众提问: 你是怎么学会学习的?

Brian Chesky: 我的建议是,如果我让你在一周内学一个主题,基本的UI设计,你会怎么做?读大量书,问人,做练习?这是一个很耗精力过程,但你可以做成。

那么问题来了,我让你在同样的一周去学UI设计,前端开发,会计,并且如何做企业合作,你怎么做?你没有足够时间去学每一样。所以你要找到一些捷径。一种方法是从权威出处来。你选错了学习资料,你就学了错误的东西;但你选对的,你就不需要看任何别的。比如对于管理,我就看High Output Management。看这一本就够了。PG在YC给我们指出哪些是重要的资源。你更成功的好处是你有机会去跟更成功的人咨询。就算在你成功前,你也可以先睹那些人的书籍。还有很多人在你问问题会主动帮你-我们能分享信息和知识。我就每次问Reid Hoffman问题,我也不在乎是不是这样很讨厌,我就是想学。

观众提问: 你现在的难是什么?

Brian Chesky: 有个从城市到联邦转化的挑战是,Airbnb现在是不错,我们在Scale,有高层管理层。如果我离开公司一段时间,还能正常运行,核心产品还是运转。我想有两个挑战:

1、在新的规模下如何维护文化。现在500人适合的在2000人下不适合。我要求我们依然保持快速成长的创业公司,并使命驱动,但有些事情需要改变。

2、很多牛X公司拥有超过1个新的产品:Apple, LinkedIn, Facebook, Google。我们核心产品在成长但如何找到新产品的机会?

我知道如何做创业,但你如何在已有的成功业务上建立新的产品?这跟你从头开始做远远不同。一方面,你有一些有帮助的资源-人才,无穷资金。但内部文化和流程让这种事情很难发生。人们不希望你把的人放到新团队中。另外从单一到多个产品的公司是个很大转变,很多持久的公司总是要经历这个。我们现在销售的原始产品跟十年后的很可能是不同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