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如此龐大的球鞋市場,為何如今卻沒有一位女性球員擁有簽名球鞋-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2019-03-06 17:01:58
如此龐大的球鞋市場,為何如今卻沒有一位女性球員擁有簽名球鞋?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市場資訊】打開耐克(Nike)官網,搜索女款籃球鞋,映入眼簾的型號不外乎是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凱文·杜蘭特(Kevin Durant)以及科比·布萊恩特(Kobe Bryant),當然了,更少不了耐克旗下的Air Jordan系列。 自動系帶、3D打印鞋底,未來的運動鞋將集高端科技與精美設計于一身,但當前運動鞋市場的性別平等問題卻依然在原地駐足,遲遲未得到解決。 1995年,耐克為WNBA謝爾·斯沃普斯(Sheryl Swoopes:曾為籃球運動員,三屆奧運會金牌得主,三屆MVP得主,四次WNBA總冠軍,2016年入選名人堂)推出個人簽名球鞋(Air Swoopes),她也成為了位擁簽名鞋的女性運動員。在WNBA剛剛起步的幾個賽季(1996年WNBA正式運營),耐克、阿迪達斯(Adidas)、銳步(Reebok)和斐樂(Fila:意大利運動品牌)相繼為麗莎·萊斯利(Lisa Leslie)、道恩·斯特莉(Dawn Staley)、辛西婭·庫珀(Cynthia Cooper)、尼基·麥克雷(Nicki McCray)、麗貝卡·洛柏(Rebeccoa Lobo)和查米克·霍德斯克勞(Chamique Holdsclaw)推出了簽名球鞋。 如此龐大的球鞋市場,為何如今卻沒有一位女性球員擁有簽名球鞋-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WNBA傳奇謝爾·斯沃普斯(Sheryl Swoopes)和她的簽名球鞋——Air Swoopes 要知道,在上世紀90年代末,球鞋市場還沒有如今這么龐大,而且WNBA也只是剛剛建立,但女性球員很快就有了自己的簽名球鞋。而在21世紀的WNBA之中,還沒有一名球員擁有自己的簽名球鞋。 馬特·鮑威爾(Matt Powell)是市場調研公司NPD集團體育產業部門的分析師,他說:“核心問題是為什么女性簽名球鞋市場沒有取得進步,答案就是她們的簽名球鞋銷量不夠,大品牌認為在這上面投資很不值得。我本人特別希望這種情況能夠發生轉變。如果某一品牌找對了方法而實現了巨大盈利,那么其他的品牌也會隨之效仿。” 盡管市場上現在有很多專門為女性定做的運動鞋,但許多女運動員實際上還是選擇了男款的球鞋,而這一現象不僅僅在籃球運動中存在。去年,阿迪次為女性群體推出了一款足球鞋。 “早就應該這么做了(指為女性群體推出球鞋),”52歲的羅伯尼·卡拉斯基羅(Robyne Carrasquillo)說道。作為WNBA紐約自由人隊(New York Liberty)的球迷,卡拉斯基羅曾經買過一件特蕾莎·威瑟斯彭(Teresa Weatherspoon:自由人隊傳奇)的球衣,如今她已經把球衣送給了自己13歲的女兒——薩瓦納(Savanah),在上周自由人迎戰明尼蘇達山貓隊(Minnesota Lynx)的比賽中,她就穿著這款球衣在現場助威吶喊。 瑪雅·摩爾(Maya Moore)是山貓隊的球隊核心,也是三屆WNBA冠軍得主,她坦言永遠忘不了自己的雙Air Swoopes球鞋。 如此龐大的球鞋市場,為何如今卻沒有一位女性球員擁有簽名球鞋-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瑪雅·摩爾(Maya Moore)成為了位成功和Air Jordan簽約代言合同的女性籃球運動員 “我媽媽和我當時都買了一雙,”摩爾說道。“我當時太激動了。作為一個8歲的小孩,我當時并不覺得這雙鞋有多獨特,但當我看到謝爾·斯沃普斯、辛西婭·庫珀和蒂娜·湯普森(Tina Thomspon)穿著這雙鞋在場上無所不能,贏得總冠軍時,我就很想要一雙。” 她還繼續說道:“這些事有很大作用,特別是在你小的時候。因為這會傳遞一種價值觀:球員的努力和天賦終贏得了回報。為女運動員的簽名鞋投資是值得的,因為這能夠激勵下一代年輕女性籃球運動員的崛起。” 身穿摩爾球衣,13歲紐約女孩內特·珀麗(Nate Burley)走在麥迪遜廣場花園球館的觀眾通道內,今天她是來為自由人隊加油的,但她本人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瑪雅迷妹。 珀麗談道:“平時我穿著球衣上學的時候,男孩子們就會問我。“摩爾是誰啊?這個Mayo Clinic又是啥啊?”(Mayo Clinic:梅奧醫學中心,美國一家的綜合醫院,同時也是WNBA山貓隊的官方贊助商。通常,WNBA球隊的球衣上都會印上贊助商的名字而不是球隊名字。) 在孩提時代,摩爾并不明白一雙女性運動員擁有自己的簽名球鞋意味著什么。而在珀麗的世界里,她從未想過女性球員也能有簽名球鞋,她一直都認為只有NBA的男性球員才能有自己的簽名球鞋。   2011年,摩爾成為了位成功和飛人喬丹品牌簽約代言合同的女性籃球運動員。2015年耐克為摩爾推出了批市售鞋。喬丹也會在今年的9月30號為摩爾推出兩款專屬配色球鞋用以致敬這位。但這款球鞋并非是Air Maya系列,而是喬丹正代的一代(Air Jordan 1 Retro High,95美金)和十代(Air Jordan 10 Retro,140美金),不過配色則是以瑪雅本人為靈感而創作的。球鞋還專門加上了兒童尺碼,從35碼到40碼。喬十的這款鞋子采用了瑪雅喜歡的紫紅色,球鞋上還加注了與她本人相關的元素,比如說鞋舌上面的“3:23”,這代表著她喜歡的圣經章節,歌羅西書(Colossians)第3章的23節。 如此龐大的球鞋市場,為何如今卻沒有一位女性球員擁有簽名球鞋-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Air Jordan為瑪雅·摩爾推出專屬配色的AJ10代球鞋 所以,簽名鞋代表了什么?對于球鞋發燒友和運動員本人而言,代表了一切。簽名鞋意味這這名球員的場上成就,意味著對于該球員成就和市場號召力數百萬美元的投資。對于一條早已成熟的品牌生產線來說,簽約一名女性球員風險并不大,為她推出一雙專屬球鞋就更不會有什么問題了。 “耐克把摩爾簽入喬丹旗下后,它的市場銷售力又增強了,”貝克街廣告公司(Baker Street Advertising)的體育產品營銷專家鮑勃·多爾夫曼(Bob Dorfman)坦言,“把女性運動員拉到自己旗下的品牌,這確實是非常明智的做法。” 摩爾表示希望自己的球鞋能夠激勵更多的孩子們,還能夠吸引不同群體的消費者們,如果可能的話,她也希望自己的鞋子能夠取得長久性的成功,正如經歷了7代的Air Swoopes那樣。 “毫無疑問,球鞋文化是籃球世界中令人振奮、受到尊重以及正統性的一部分,”摩爾說道。“男性受球鞋文化影響頗深。作為一名女性,一直以來我都想看看深受球鞋文化熏陶的男性是如何來看待一名女性的簽名球鞋,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為之奮斗的動力。” 女性運動休閑鞋一般都會找一些娛樂明星、設計師或是模特來代言。蕾哈娜(Rihanna)和凱莉·詹娜(Kylie Jenner)簽約了彪馬(Puma);斯特拉·麥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英國時裝設計師,披頭士樂隊成員保羅·麥卡特尼之女)和阿迪有合作;而安德瑪(Under Armour)贊助了吉賽爾·邦辰(Gisele Bündchen:世界名模)以及她的丈夫——NFL湯姆·布雷迪(Tom Brady)。 “要讓女性群體來消費,你要做的就是好的營銷,至于說上升到球鞋文化層面,那還遠得很,”紐約自由人隊的主教練比爾·蘭比爾(Bill Laimbeer)坦言。“如果你是一家大品牌,你就肯定明白這一點。說這話無意冒犯,但這就是事實。” 作為WNBA的頭號球鞋發燒友,自由人隊控衛安皮芬妮·普林斯(Epiphanny Prince)把球鞋文化看得很透徹。她本人更是擁有一間球鞋收納室,放置著400多雙精心包裝的球鞋。 如此龐大的球鞋市場,為何如今卻沒有一位女性球員擁有簽名球鞋-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安皮芬妮·普林斯(Epiphanny Prince)展示自己收藏的球鞋 “球鞋文化說到底還是一場生意;你會忍不住想要把這些鞋賣了,”普林斯談道:“你不想看著這些鞋就這么放在鞋架上。你想把它們全賣光,就是為了錢。” 如今,普林斯已經不再繼續收藏球鞋了。 “如今的球鞋文化,就是一有新款球鞋推出,鞋販子就立即把它們買光,然后再以800美元一雙的高價再轉手出去,因為這就是他們的生財之道,”普林斯坦言:“鞋販子徹底毀了球鞋收藏的樂趣。” 但當她談到自己的收藏時,馬上又眉飛色舞起來。 “給你們看張照片,”她說。 “在照片中,普林斯站著自己的球鞋收納室里,四周包圍著數百個透明的塑料鞋盒,每一個鞋盒里面都放著一雙球鞋。至于說她腳上穿了哪一雙? “我喜歡穿科比系列,”她說道,“因為這是科比的球鞋啊!”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官方微信! 如此龐大的球鞋市場,為何如今卻沒有一位女性球員擁有簽名球鞋-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运动后腿酸疼的原因
如何缓解鼻塞头痛
鲁南欣康一疗程吃几盒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