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有孕讨债首席

2019-06-27 15:43:52 来源: 南京信息港

病房里,秋惜颜趴在墨子寒怀里看书,墨子寒一手抱着老婆,另一手在键盘上敲击着,似乎是在处理公事。而墨泠和秋洛则是恨不得把办公室都搬过来,每个人身边都堆着小山似的文件,还时不时走出去跟下属打个电话联系公事进程。什么事都不做,只是守在秋渊身边的,就是方文悦了。自从秋渊出了手术室,杜白告诉他们秋渊有脑震荡的状况,可能会醒来比较晚之后,方文悦就一直坐在床边,再没离开过。秋渊醒来的时候,就见到自己的病房里满的像是在开万国会议。他无奈地道:“你们怎么都来了?”本来都在忙碌中的家人齐刷刷的停下手里的工作,再齐刷刷地看向病床上的秋渊。“小渊,你醒了!”秋惜颜扔掉手里的书,个冲到病床边上。墨子寒按了护士铃,让他们派医生过来检查,而后对秋渊道:“头还疼吗?”墨泠和秋洛则是跟在父母之后,略带感慨地道:“小子,你也睡太久了吧?”秋渊对家人笑笑,视线落在不出声的方文悦身上。发现秋渊盯着自己,方文悦有点紧张地问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没有。”秋渊声音有点虚弱,但难掩温柔。围在病床边上的家人们彼此看看,都从别人眼里看到了无语。他们跟秋渊说了那么多句,就得到一个微笑。结果这所谓的“助理”说了一句话,就让秋渊说话了,差别待遇这么明显真的好吗?对于家人们的眼神控诉,秋渊不但全部无视,还相当干脆地道:“妈咪,你们可以出去一下吗,我有事和她说。”秋惜颜眼睛一瞪,没想到这个小儿子才是没良心的。“好,一会检查的医生过来,我会让他在外面等着,你长话短说,身体比较重要。”真是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这才刚泼到一半,就已经收不回来了,诶。“嗯,知道了,谢谢妈咪。”见到小儿子的微笑,秋惜颜没出息的发现,光是这么一句话,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等到墨家另外四口人都离开病房,秋渊对方文悦问道:“为什么会守在这里?”方文悦理所当然道:“你因为我受伤了,我守在这里不是应该的吗?”“只是因为这个?”秋渊的眉头几乎难以察觉的一皱。方文悦眼神有些闪烁,反问道:“还能因为什么?”“那你可以回去了,我不缺人照顾。”秋渊在这一刻,突然觉得身上的一处处伤口都疼了起来,每一寸伤口,断裂的骨骼,都在对他叫嚣着自己有多疼。看着秋渊固执扭开头的样子,方文悦想了想,对他说道:“其实,一开始我以为你伤的很严重。还误会你会因为这次受伤而变成残疾。”秋渊在方文悦看不到的角度翻了个白眼,所以这女人觉得他没变成残疾很可惜吗?“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要是你真的残疾了,我就照顾你一辈子好了。”方文悦对着病床上的秋渊,说出她当时的想法,“你的腿断了,我就当你的腿,你的手断了,我就当你的手。”“为了报恩?”秋渊若有所觉的将头扭回来,话里带着几分意有所指。方文悦专注地看着秋渊,轻轻摇头道:“不是。”秋渊的心跳隐隐加快,表情里藏着一丝期待地问道:“那是为什么?”方文悦的笑容加深,很快答道:“因为你喜欢我啊。”“嗯,没错……嗯?”秋渊错愕的瞠目看着方文悦,这句话为什么这么不对劲!“我说错了吗?难道你不喜欢我?”方文悦无辜地眨眨眼,抛出的问题让秋渊无法否认。秋渊下巴动了几下,只能说道:“你不觉得在这种时候,刚才那句话的‘你’‘我’的顺序该换一下?”“不觉得。”方文悦态度相当坦然,坦然到让秋渊觉得咬牙切齿。他抿唇好半晌,才很不甘心的问道:“所以,‘只是’因为你刚才说的那个理由?”方文悦抬手端着下颌考虑了一会,对秋渊道:“唔,主要理由是那个,还有个次要理由,你要不要听?”秋渊心里有点不以为然,都次要理由了,能重要到哪里去?于是他很是果断的道:“听。”听了又不会掉块肉,还是听听看好了。方文悦故作玄虚地盯着秋渊看了半天,直到秋渊快要忍无可忍从病床上跳起来,她才慢悠悠说道:“嗯,次要理由就是,把刚才那句话的‘你’‘我’换个顺序。”秋渊有一瞬间的愣怔,露出大概是他这辈子傻的表情,呆呆重复道:“换个顺序?”“是啊,难道你撞了头以后,连换个顺序都不知道是什么句子了吗?”秋渊脑子不太够用,轻易就被挑衅,马上回道:“不就是‘我喜欢你’吗?”方文悦的眼里带着点歼计得逞的笑意,故作大方地道:“哎呀,你不说我也知道了,不用一直重复啊。”“你!”秋渊被气得头皮发疼,聪明一世,居然栽在这么个小女人是手里,这也太不甘心了!方文悦看他激动,赶紧制止道:“你别乱动,头上和身上都有伤,小心还要做二次手术。”“醒来的时候就知道了。”秋渊成功被方文悦的关心顺毛,头疼的症状都奇异减轻。不知道为什么,病房里突然就这么安静下来,方文悦和秋渊静静对视,两个人都开始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咳嗯,去喊医生进来吧。”秋渊清了清喉咙,在心里暗骂自己没用,又不是小学生,表个白有必要害羞?方文悦点点头道:“好。”跟着医生一起挤进来的还有墨家另外四口人,由于某两个人之间突然出现的粉红色气场实在太强,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点点头,欣慰于墨家一个光棍,终于也被嫁出去了。当天晚上,秋渊在微博上传了一张自己在病床上的照片,拍摄人当然是方文悦。而配文则是:周一见。简单三个字,再加上那张看上去伤情严重的照片,当晚就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一开始,有不肯透露姓名的报料人向微博大v告知,说是秋渊在录制节目的时候被人算计,道具倒塌,受了重伤。到后来,已经有人扒出了录影人员名单,有人说是秦岳明不满被秋渊抢走男主角,故意陷害,但很快,报料人再度出现,说秋渊受伤的时候还是秦岳明个冲过去救人,你们这群无知的地球人不要胡乱猜测。于是,目标就被锁定在了曾被传出在倒追秋渊的林玉茹身上。紧接着,又有人接连爆出是林玉茹主动提议让秋渊灌篮等等细节,到已经开始有秋渊的粉丝跑到林玉茹微博下面去诅咒她不得好死。秋渊看方文悦刷微博刷得津津有味,有些好奇地道:“网上在说什么?”“你的粉丝在林玉茹微博下面说,她一定是肉毒杆菌打多了,心都毒得没法要了。”方文悦真是对秋渊的粉丝有种叹为观止的感觉。这种高阶段的双嘲讽技能,不是一般人修炼得来的。秋渊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很是自豪的道:“挺好的。”方文悦无语的看他一眼,继续刷着其他人对这件事的评论,就看到有人转发了一条秦岳明的微博。“秋渊,秦岳明说了‘兄弟,早点回来,你可还答应我一起接戏呢!’。”秋渊想起来答应了秦岳明要接的那个公益宣传片,当时就无语了。“我都伤成这样了,这小子还想着他那个宣传片呢啊?”说是这么说,可秋渊那脸上带笑的样子,明显是没生气的。这就是真正的朋友,别人或许会拿秦岳明那句话发散思维,大做文章,但秋渊明白,秦岳明是真的想他早点康复出院,回去俩人一起拍戏。秋渊对方文悦说道:“帮我给他发条私信,就说我没事,一个月就能出院,他那边安排行程就可以了。”“嗯,好。”方文悦点点头,开始打字。“等等。”秋渊考虑了一下,又改口道:“直接发微博吧。”秦岳明这次被牵扯进来,少不了被人怀疑,还是直接发个微博,先把他摘出去比较好。方文悦懂他的意思,关掉私信,发了条微博上去。五分钟之后,方文悦看着直奔五位数的转发量,次意识到,秋渊是真的,真的,真的很有名气。在广大网民的期盼下,周一终于到来。各大媒体头条都被同一条新闻占据:当红小花旦林玉茹因爱生恨,涉嫌故意谋杀和故意伤人罪,已被警方批捕。紧跟着这条新闻之后的,是以天涯为首的各大论坛里,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一系列扒皮贴。从林玉茹当年睡遍全剧组直升女主角,到林玉茹片场排挤后背新人,曾经致使一位新人毁容。所有人都知道,林玉茹这次栽了,而且再也起不来了。一个月后,秋渊终于在杜白的首肯下得以出院。三个月后,公益宣传片拍摄完成,这部终扩充为上中下三集的公益宣传片,成为秋渊非电影的作品,也成为他退圈之作。许多年后,方文悦陪着秋渊到电视台做慈善企业家专访,路过曾经出事的摄影棚,对着身边人到中年却依旧帅气的丈夫问道:“那个时候,为什么会想去拍戏?”“我还以为你不会问了。”秋渊将妻子揽进怀里,脸上带着今年很难见到的不好意思,“你曾经提起过,要是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那就去做明星好了。到时候就算对方再怎么不想见到,不想听到,还是会发现,生活里到处都充满了关于自己的事情。”方文悦经他提醒才想起,再遥远的过去,的确曾经和人开过这个玩笑。“那后来为什么又不拍戏了?”“本来就是拍给你看的,结果拍得多了,动不动就要和其他女人……”秋渊表情纠结,至今都忘不了和林玉茹拍亲密戏的时候,心里是多么的痛苦。想到那个时候秋渊死活都拦住,不让她去看首映,方文悦半是感动半是无语地道。“秋渊,你笨死了。”这人哪是什么天才,只有笨蛋才会这样,为了某个人舍弃自己擅长的领域,从头开始打拼,再为了某个人,放弃自己得到的一切。“是吗?”秋渊混不在意地将她抱在怀里,“那就笨吧。”有生之年,得偿所爱,长相厮守,这世界上,还有比这难得的吗?(全文完)</P>

定西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辽源的医院治疗牛皮癣
许昌牛皮癣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