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大河脱险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7:40:20 来源: 南京信息港

一;   七零年,五月的一天。   吃完了早饭,大人们都上地干活了。开产了,人们又都开始忙了起来。起早贪黑地产着地,活紧。生产队又开会了,队长下了话,经研究,早饭,午饭都在生产队上吃。为了节省时间,生产队开火了。大人们又都吃起了大锅饭。   屯子里的天下,又都成了孩子们的了,哪一家都是大孩哄小孩。   石头的家也不例外。四姐是大的,十六。(四姐的脑袋有病)四姐她啥活都干不了,家里的一切都落在了五姐的身上。五姐的体质又不好,总是病病歪歪的。   家里养的鸡鸭鹅狗,全都落在了十岁的石头身上。他为它们整菜整吃的,这就是石头的活。喂,不用他管,那是六妹的事。   石头在一天的时间里,就弄回来好多的野菜,够吃好几天的了。石头把整回来的野菜,吃不了的。都放在了房后的墙根底下,背阴的地方,摊开来,这样就能多放几天。   大人们忙了,孩子们上学都成了游荡户。本来就没人管这些野马,这回就更随便了。   石头不想出去玩,他想在家多帮帮姐姐。他又整回来了几筐菜,放好了。回到屋里喝了几口水。他还想再去整一筐。五姐在屋里喊住了他:“石头,别去了,天太热了。歇一会吧,要不你出去玩一会儿。”   石头放下了水瓢,答应了一声:“哦。”   可他没有走,他打开了门进到了屋里,他刚坐到了炕沿上。老妹和七妹都在炕上睡觉,一边的六妹和四姐正在玩着嘎拉哈。   六妹看哥哥上了炕,她把七妹的一只小鞋扔给了哥哥,那是让哥哥当枕头用的。石头摸过来六妹扔过来的七妹的小鞋,刚要躺下。房门一响,二黑就从门外边走了进来,他挎着一个筐。筐里边装着半匣子鸡蛋,能有二三十个。   刚要躺下的石头,马上又坐了起来,他看着二黑问道:“你拿着这些鸡蛋干啥呀?”   二黑吭哧瘪肚地说;“我妈让我上我二姨家去送鸡蛋,说我二姨要生孩子,下奶。”   石头一听,他笑了,他看着二黑道:“那你不走上我们家来干啥来了,我们家又不是你二姨家。”   二黑一听,他也笑了,他也看着石头道:“我自己不敢走,我妈让我找你跟我去……。”   石头还没等说话那,在外屋地的五姐说话了:“石头啊,你去吧,家里用不着你了,你出去溜达溜达吧,都整那么多的菜了,够吃多少天了 。整太多了该烂了。”  “哦!”石头答应了一声,看了二黑一眼,说了一句:“走吧。”   二黑的二姨家是在镇上,离石头这里得有十多里的路。走大道十二三里,走毛毛道,能近几里地。   五月份了,庄稼长的很高了,高粱和苞米都开始拔节了,得有一人多高了,谷子也拉腰深了。上街上去的毛毛道,是在庄稼地里横穿过去的,一片片的庄稼,郁郁葱葱,长势喜人啊。毛毛道的两旁,种满了麻籽,一人多高的麻籽,长得横七竖八,遮住了毛毛道。仔麻已经开始开花了。白色的微微沾点黄,小小的麻仔花,一碰,呼呼地冒着白黄色的花粉。像是在冒烟,好呛人的。   石头和二黑造的是,满身都是麻仔花的花粉。   在二黑的二姨家吃完了午饭,石头就想贪晌往回走,二黑的二姨不让,说让二黑和他儿子上河套去一趟。去河里捞点咖喱回来,她说她想吃。   二黑的表哥,是个十四五岁的小伙子,没啥正溜。不上学,生产队里的活他怕累干不了。一天是游手好闲,动摇西荡的。他爸爸妈妈管不了,听之任之。他好整个鱼,摸个虾。成天的长在河套里,他妈妈是想让他摸点咖喱,在哪里开开,掏出咖喱肉,多弄点,给二黑他们家拿回去点。二黑也不想去,石头更不想去,可二黑的二姨发话了。两个孩子也没办法。二黑的表哥叫拴住,他不是好眼神地看着走在他身后边的二黑和石头。   二黑和石头一个人挎了一个不太大的小筐,一个人的筐里,都有一把镰刀片。刀片是用来开咖喱用的。   河套离他们家能有四五里地远,顺着小道,简直往南走,过了水利站,就是河套的大堤了。拴住子走得好快啊,二黑和石头连跑带颠地跟着。累的是气喘吁吁,道两边是啥根本就没顾得上看。   河套里,到处长满了臭蒲草,一人多高。几步远就看不到人,特别是有水的地方,那香蒲长的就更高了。七扭八拐、也不知道走了有多远,总算是到地方了。   拴住子下了水。他看着岸上的二黑和石头道:“你们俩上一边玩去吧,别在这看着我,我摸出来的咖喱都扔在河沿上。等我摸够了,我在喊你们俩。”   二黑和石头走了,他们挎着筐顺着河沿往前走。大河的河沿,七拐八弯,有沙滩,有陡坎,大河的河水是向西流的。河沿子上的蒿草老高了,老密了。两个十来岁的孩子,顺着大河的河沿向前走着,也不知道走了有多远,拐了有多少个湾。走着走着走在石头旁边的二黑。   突然:   “哎呦了一声,呼隆的一声大响,紧接着,河水也哗啦的响了一声。二黑,不见了……。     二黑一声大叫!吓的石头一哆嗦。呼隆的一声大响,二黑随着呼隆的声音下去了!石头赶忙站下来,扭过头,向河沿的下方看去。  “妈呀!” 二黑 正趴在离水面不远儿差不多有六七十度斜角的稀泥上,身子正在慢慢地往水里出溜。二黑拼命的叫喊着,双手抓满了稀泥,一双小脚使劲地滑动着,他想找个支撑点,想把往下出溜的身子稳住。河帮子上的稀泥,又湿又滑,根本就没有抓住的地方,更没有脚蹬的地方。二黑的叫喊,扭动,更加加快了他下滑的速度,二黑的双脚,马上就要挨到水了。二黑有些绝望了。他不敢看下边的河水,他更没有办法从这样的绝地上爬上去。他抬头看着离他四五米高,站在河沿上的石头。立陡立陡的河沿,像一堵死亡的大墙。高不可攀,他无奈,绝望,恐惧……  他绝望地趴在了稀泥上,双手死死地插进了稀泥里。无形中他的身子不动了,身子也停在了那里。   站在河沿上的石头,眼看着掉下去的小伙伴。小伙伴离自己能有四五米高的距离。他一时之间也慌了手脚,不知所措,干着急,没办法。眼看着自己的小伙伴,一步步地滑向死亡。那哗哗流淌着的河水,就像是一道催命符。他的脑海里乱成了一团,成了一锅粥、一片空白。他也想哭,他也想叫,他更像喊人救命。这空旷旷的河滩,蒿草丛生, 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除了草就是草,二黑的两姨哥,谁知道他在那里啊。  二黑的绝望,无奈,慢慢地往下滑动着的身体……   石头的心仿佛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他这个从来就不哭的小男子汉,望着离河水越来越近的小伙伴。 他的泪水也在不知不觉中、从他的脸上滑落了下来。他想说话,他想对着二黑说点啥……   心里的哽咽,使他无法张嘴。他想下去把二黑拉上来。可这么高的距离,有可能吗?啥叫绝望,啥叫无能为力……   绝望的二黑。不喊了,不叫了,身子不在扭动了。而他的身子奇迹般的停在了那里……一线生机,立刻在石头的脑海里出现了,他对着二黑大声地喊道。“二黑,听我的,千万千万别动,我有办法了,我告诉你咋做,听好了。把双手插在稀泥里别动,你把你的两只鞋用脚登下去。哎!对……”   二黑甩掉了鞋,一双小脚丫立刻有了感觉,他按照石头的吩咐,把两只脚使劲地插进了稀泥里。没了鞋,脚丫儿一下子就插进去了。二黑的身子稳住了,二黑的心也一下子有了底。   暂时是没事了,二黑一点一点的双手并用,双脚站稳,他终于爬到了河沿的根底下。石头告诉他,双脚站在靠墙的边上,用手抠河沿上的干土,慢慢的来。二黑扣了几下,不行,抠不动。哎!有刀啊……   石头在找二黑的筐和刀。二黑的刀和筐早就被二黑掉下河的那一瞬间,甩到了河里,被水飘跑了。   石头把自己的刀,从上边扔给了二黑。二黑用刀抠着土,一会的功夫,二黑就站到了干土上,脚下也有了一小块平整的干土地。站在沿上的石头、看见二黑没事了,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下了。   他站在河沿上,使劲地喊着来人啊,来人啊。他希望二黑的表哥能听到。   可他那里知道。二黑的那个表哥,他俩刚一走,他就从河里爬了出来。他不怀好意笑了一声道:“嘿嘿……让我给你们摸咖喱吃、想得美,愿意吃自己摸去。”   说完,他扬长而去。他那里知道,这两个孩子是次来河套。对那里是一点都不熟更别说是回家的路了。石头站在河沿上,叫喊了老半天,嗓子喊得生疼。空旷旷的河套,连一点回声都没有,更别说是人了。   二黑坐在了用刀刚挖好了的干土上,脱掉了身上沾满了稀泥的布衫和裤子,光着腚,挺悠闲的坐在那里东张西望。  他哪有办法啊,自己又不会水。他把他的一切希望,都靠在了石头的身上。他和石头在一起,石头就是他的主心骨,只要是有石头,他就啥也不怕。   石头喊了一会儿,他不再喊了。他知道,喊也没有用,不会有来人了。现在就只有靠自己了。他想看看二黑是咋掉下去的?他只看了几眼、他就明白了。他和二黑俩走的离河沿太近了,二黑踩在了已经就要塌下去的,裂了好大一条裂缝的缝子里。河沿的鼐子兑了,二黑也跟了下去。想啥办法能让二黑上来啊?咋整啊?这要是有根绳子就好了。把二黑他拉上来,这……用草拧。想到了就干。石头让二黑把刀扔上来,石头开始割草,用草编草辫子。编辫子那还是五姐教他的那。在家他也常拿六妹的头发做实验。  一条胳膊粗细的草辫子编成了,石头试试,还行,挺结实的。   石头在上边拽着,下边一个往上上的。二黑拽找草辫子,刚刚往上爬了一点点。草辫子吱扭地响了一声,脱节了。扑通的一声,二黑又掉下去了…。   三   石头扔下了手里的草辫子,赶紧去看二黑,还好,有惊无险,二黑又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石头看着被刚才拉断了的草辫子心想:  这不行啊。刚才的一下子是没出事,这要是二黑在往高爬上那么一点点,在掉下去的话!^石头不敢想了,他正琢磨着,二黑在下边喊了起来道:“哎?干啥那?你都把绳子整下来啊 ?”   “哎!你等一会儿,你让我再想想。 ”   二黑不说话了,石头也坐了下来,他望着哗哗流淌着的河水,看着长满河沿子上的野草。 他想静下心来,好好地想想该咋整。可满脑子里、就是些七拐八扭的,一些胡乱的想法。咋地也静不下来,他想:“这要是自己会水那该有多好啊,像老爸是的,在水里一天脚不沾地也没事。自己下到水里,救一个人,那不是手掐把拿的…。”他想到了这, 去年秋天的那一幕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是在西沟耦麻的时候,爸爸还真的教他咋浮水了,咋样打狗刨。石头想着想着,他便想着爸爸咋教他的,该咋样做。心里想着,手脚变不自觉地哗啦了起来……   坐在河床下边的二黑,抬着脸看着石头。他坐在那,在等着石头给他想办法。可他看到的是:石头在手舞足蹈的,好像是魔怔了 。二黑看着看着,他有些着急了,他冲着石头喊道:“哎;石头,你干哈那?舞咋啥啊,抽风了你。”   坐在那里的石头,心里想着,手在比划着。正想着自己咋样划水能到二黑的跟前那。二黑的喊叫,一下子把他跑了的魂给拉了回来,他下意识地看了看二黑。歉意似地笑了一下,自言自语的道:“妈啊,跑题了。”   “啥?啥跑了?跑哪去了?”二黑不知道是咋一回事,他赶紧地问了一声。   石头赶紧地摇了摇头,对着二黑道:“啊!没事,我在想招。”二黑不出声了,石头的想法又回到了现实。他望着下边的二黑,脑子里在搜肠刮肚地想着,这一回可真是的难住了石头。   俩个旱鸭子,都怕水。可这里,一面是几米高的河床,另一边就是水。除了水就是河床,除了河床就是水。草绳子用不了,还能有啥招……  石头坐在那,看着哗哗流淌着的河水。想啊想,想的头都大了,咋想也没有好办法。实在是想不出来,算了、还是先别想了,还不如先看看四周再说。石头想到这,他向四处望着。首先进入他眼帘的是他的河对面。河的那面是好大的一片沙滩。这里的河水有十几米宽,二黑的位置是在河的一个拐角处,正是河水冲刷出来的陡坎子,再往下他看不到了,蒿草太高,往河的上游看,也看不清楚。石头想:想,也只能是顺着河水往下走,顶水走,那是不可能的。要是想往下游走、那就得先看看下边再说。石头想到这,他告诉二黑道:“哎!你在这老老实实地呆着,我到下边去看看去,一会就回来。”   石头也没等二黑回答,他站起身子,顺着河床就往下游去了,他刚刚走出去了能有十几步远。   突然:   他的眼前一亮,好大的一个大沙剂子啊。一个好大的一个大沙滩,呈现在了石头的面前。这里的河水能有二十几米宽,平平坦坦的水面,看不出河水的流动。原来二黑的位置,离这里还不到十米远。二黑就在拐弯那。石头想了想,他想在这里看看能不能看到二黑,这里的水很清,也很浅。石头下到了沙滩上,他伸长了脖子,想看看能不能看到二黑。河床挡着,看不到。他只好慢慢地下到了水里,河道里的水下、都是沙子,邦邦硬。他在水里试探地,慢慢地往前趟着。呦!还挺美的。他在水里,淌出去能又五六米远。 共 42856 字 10 页 首页1234...10下一页尾页

射精过快不一定是早泄
昆明癫痫病专科
云南正规的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